世界首例“CCR5基因编辑”婴儿在中国诞生

关注    使用后续App可以关注该事件

本事件线索由 yk1537 提供。


舆论   基因编辑   科学伦理  

人物

贺建奎

时间线

11月25日,“The He Lab”于 YouTube 上传了一段4分43秒的视频。视频中贺建奎本人就基因编辑婴儿诞生一事发表演讲称,在双胞胎露露和娜娜的孕育中,用基因手术的方式,把艾滋病感染的可能性排除。并称此举并非定制孩子,而是希望孩子预防疾病,此外贺建奎也坦言技术使用上有争议,但这个家庭需要这样的技术,他本人亦愿意接受指责。

新浪看点

11月26日,人民网发布题为《世界首例免疫艾滋病的基因编辑婴儿在中国诞生》文章,称:科学家贺建奎宣布,一对名为露露和娜娜的基因编辑婴儿于11月在中国健康诞生,这对双胞胎的一个基因经过修改,使她们出生后即能天然抵抗艾滋病。引起各界人士热议。该文章随后被删除。

人民网

关于该实验的伦理合规性,网传《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医学伦理委员会审查申请书》显示贺建奎的实验是在该医院进行的伦理审查。据悉,该医院的法人代表是“莆田系第二代”林玉明。但《申请书》落款处的审批人员大都表示对此事不知情。

新浪看点

消息称试验是南方科技大学副教授贺建奎和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的合作项目,并通过医院伦理委员会审批。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回应表示医院正进行调查,但医院未参与该项实验,孩子也并不在医院出生。

新京报

当日,南方科技大学在官网发布声明,明确对贺建奎所做的人体胚胎基因编辑研究不知情,认为贺建奎的研究行为严重违背了学术伦理和学术规范,将成立独立委员会进行调查。

南方科技大学

对此实验的披露,社会各界专家学者纷纷发表了各自的看法。香港大学李嘉诚医学院艾滋病研究所所长陈志伟表示,对没有科学论文正式发表的消息, 不应该胡乱宣传和点评。但就对健康胚胎进行CCR5编辑,是不理智的,不伦理的。

澎湃新闻

国家卫生与健康委员会疾病预防控制专家委员会委员、中华医学会感染病学会艾滋病专业学组副组长卢洪洲教授在接受采访时对这项研究的价值表示质疑,认为艾滋病的母婴阻断已经非常成熟,这项研究价值不大。此外,卢洪洲还对这一技术可导致的其它疾病表示担忧。另外,北京地坛医院感染性疾病诊疗中心副主任医师肖江表示这个技术理论可行,也算是未来艾滋病治疗的方向之一。但成功率很低,敲除CCR5基因,把其他正常基因也敲除了,可能导致癌症或其它疾病。

北京青年报

第二届人类基因组编辑峰会与会专家、爱丁堡大学Mason医学研究所主任、跨学科生物伦理学教授Sarah Chan博士称人类基因编辑是极具争议的新兴技术,作为既成事实宣布,不仅损害技术的未来,还危及社会与科学关系,并损坏中国国际科学声誉,从而导致技术发展倒退。另外,此项研究存在严重的伦理问题。

澎湃新闻

针对露露和娜娜世界首例基因编辑婴儿事件,11月26日当天下午,中国科学家发表联署声明,对于在现阶段不经严格伦理和安全性审查,贸然尝试做可遗传的人体胚胎基因编辑的任何尝试,表示坚决反对,强烈谴责。

新浪微博:@知识分子

科学家联合声明

weibo.com

国际上对于中国首例免疫艾滋病的基因编辑儿童诞生也报以相当关注。 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基因编辑专家以及基因学期刊的编辑基兰(Kiran Musunuru)博士表示,在人类身上做此类实验,在道德和伦理上站不住脚,并对这两个所谓“天然抵抗艾滋病”婴儿未来即将面临所有未知安全风险表示质疑。美国加州克利普斯科技转化研究所负责人埃里克·托波尔(Eric Topol)博士也表示,这项研究远不成熟。 德国伦理委员会主席彼得·达布罗克对此事表示强烈谴责,称其是“不负责任的人体实验”是科学界的“超级大危机”。 韩国国家生命伦理委员会副会长全方玉认为,从生命伦理层面看,基因编辑婴儿是应该严肃看待的问题,基因编辑技术精准度尚不完善,今后可能会引发致命的问题,这也是应该考虑的内容。"

环球网

11月26日晚,广东省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官方微博发布通告称:已组织力量展开调查,将第一时间公布结果。

广东省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

广东省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

广东省卫健委:已组织力量展开调查 将第一时间公布结果

weibo.com

深圳市卫计委提供了《深圳市医学伦理专家委员会已启动对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伦理问题的调查》,落款为深圳市医学伦理专家委员会。这份通报回应了媒体报道的《世界首例免疫艾滋病的基因编辑婴儿在中国诞生》一事,称已于11月26日启动对该事件涉及伦理问题的调查,对媒体报道的该研究项目的伦理审查书真实性进行核实,有关调查结果将及时向公众进行公布。

澎湃新闻

美国波士顿BIDMC医学中心博士后王宇歌在接受采访中谈到,编辑CCR5不能预防中国艾滋病,反而可能影响免疫发育。真正影响中国艾滋病的是CXCR4,但敲除CXCR4将会影响胚胎发育。北京大学医学部免疫学系副主任王月丹在采访中亦表示即使编辑掉CCR5也不能完全保证不感染HIV,Crispr/cas9技术本身也被报道有潜在致癌风险。将基因编辑技术用于人类的胚胎,并且让其出生是不负责任的。

第一财经

就“免疫艾滋病基因编辑婴儿诞生”事件,四川舟楫律师事务所46名律师联名发布声明,建议司法机关介入调查,依法追究相关联方责任。

新京报

深圳市科技创新委员会在11月26日晚间紧急回应称,深圳市科技创新委员会从未立项资助“CCR5基因编辑”、“HIV免疫基因CCR5胚胎基因编辑安全性和有效性评估”等自由探索项目,亦未资助南方科技大学贺建奎、覃金洲及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在该领域的科技计划项目。该研究的临床注册信息上登载“经费或物资来源为深圳市科技创新自由探索项目”不属实。

11月28日,贺建奎现身香港大学李兆基会议中心千人大会堂接受记者采访,他演讲中表示共有8对志愿者夫妇进入试验,有1对中途退出,均为父亲HIV阳性,母亲HIV阴性,研究团队对大约30个胚胎中70%进行了基因编辑。孩子健康出生,检测结果符合预期。在基因测序中发现一个脱靶风险,但距离其他基因都很远,也告知其父母。系双方自愿的实验。另外对大众致歉,但不后悔做实验,认为即使自己不做这个实验也总会有人做的,并表示如果是自己的小孩有此类先天缺陷,会率先做实验。

新京报

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科学技术部做出回应称,关于第二届国际人类基因编辑峰会有关“免疫艾滋病基因编辑婴儿”信息,相关部门正在进行调查核实。对违法违规行为坚决予以查处。

中国政府网

国际人类基因组编辑峰会组委会主席、诺贝尔奖学者戴维-巴尔的摩代表组委会发布了“第二届人类基因组编辑国际峰会组委会声明”。声明称,这一项目的缺陷包括医疗指示不足、研究方案设计不当、不符合保护研究对象福利的道德标准,同时,临床程序的开发、审查和实施均缺乏透明度。临床实践的科学理解和技术要求仍然有太大不确定性,风险太大,目前不应允许进行生殖细胞编辑的临床试验

新京报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发布公开信,称对“人类胚胎基因编辑”的做法对人类可能造成的后果表示极度担忧,对其严重违反我国现行法律法规和科学伦理的不负责任行为予以严厉谴责。 呼吁广大科研人员在各类科研活动中必须严格遵守科学伦理相关法律法规,弘扬科学精神,规范科研行为,在项目立项、评审和实施等过程中严格恪守伦理原则,开展负责任的研究活动。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对贺建奎做法可能造成的后果担忧

www.bjnews.com.cn

11月30日,中国科协因以“零容忍”的态度处置严重违背科研道德和伦理的不端行为,取消贺建奎第十五届“中国青年科技奖”参评资格。

新京报